• 七月。我在菜地吐酸水。 - [photo。獨眼沙萝龌龊怨尤。]

    我去了老早想去的地方,结果被高反折磨的一塌糊涂。同车的北京大姐给我了晕车药,不过我还是扶着墙吐酸水吐到了海拔5000以上。回来后得了分泌性中耳炎。两张照片我比较喜欢后者。

    分享到:

//老版本